世界将进入“半球化”时代 天下大势合久必分

在美国主导下,欧洲自残式地采取了与俄罗斯敌对的立场,不仅放弃几已濒临完工的北溪二号天然气工程,面对普京的“卢布结算令”,甚至拒绝购买俄罗斯的天然气,宁可付出高出数倍价格进口来自美国的液化天然气。看得出,这已非权宜之计的做法,而是欧洲下定决心,要彻底摆脱对俄罗斯的能源依赖。

俄罗斯的天然气、石油与煤,欧洲拒买,却不愁无处可卖,中国、印度、东南亚都是能源需求地区,除了购买来自俄罗斯的之外,还要购买来自伊朗、沙地阿拉伯及海湾国家的石油与天然气。这样的形势与趋势,立即就浮现出未来全球的能源版图,分两大块,一是亚洲(含中东)包括部分非洲的亚非板块;一是跨大西洋的美欧包括部分非洲的欧美板块。

当前天下二分的形势绝不止出现在资源领域,同样出现在商品市场:一边是中国主导发展的RCEP,一边是美国正在推动建构的“印太经济架构”;还有科技领域,一边是中国积极发展的5G、AI及新国际太空战,一边是西方暂居优势的半导体、生物科技及绿色科技,双方各擅胜场;还有金融领域,一边是美国一贯领先甚至是独占的SWIFT及美元霸权,另一边,则是开始挑战美国金融霸权正在中、俄、伊朗、印度及中东发展的“去美元化”现象;还有基建领域,一边是中国主导也已取得领先优势的一带一路及亚投行,一边是想急起直追的美国阵营;甚至还有价值和体制领域等等。换言之,一个新时代的天下二分大势确实已迎面而来。

全球化时代其实来了还未太久,相信许多人还沉缅于全球化带来的红利与愉悦之中,却不料正在快速地离这个世界远去。严格地说,其实在全球化之前的上一个天下二分的“半球化”时代也离我们并未太远。

上个世纪1945年二战结束之后的所谓冷战时期,一开始,就是一个“半球化”时代,以中、苏为核心的计划经济阵营同以美、欧为核心的市场经济阵营,彼此泾渭分明。但前者因体制缺陷导致竞争力不足,不得不进行改革开放,1979年中国改革开放是从“半球化”迈向“全球化”的第一步;1991年苏联解体之后,原计划经济阵营的国家一个一个地转为市场经济,市场经济遂一统全球,全球化在2001年中国入世(WTO)后达到了最高潮,之后,即开始松动并逐步走向崩解。

2003年WTO杜哈回合谈判遭重大挫折,是第一个警讯,意谓要达到高纯度的全球化已面临瓶颈;2008年爆发金融海啸后,从来号令天下的G7已无力化解危机,一个以中国及新兴国家为核心的G20横空出世与G7“共治天下”,新的“半球化”已隐然胎动。但从隐然胎动到如今的隐然浮现,其间还有三个关键节点:一是美国奥巴马2009年上台后的“去中国化”(建构旨在将中国排除在外的TPP);其次,是2017年特朗普上台后“反中国化”(对中国发动贸易战、产业战、科技战等);再其次,就是这一次的俄乌战争了。这三个关键节点的背后,当然就是主导本世纪发展的美中世纪全球大博弈的逻辑了。

天下二分大势既已明朗,全球即将再度进入一个新的“半球化”时代,几个问题无可避免将受到关注:

(1)如何面对。企业该如何面对不同市场及不同产业链,中、小国家如何选边站队或游走其间;

(2)去美元化趋势下,新的国际货币会否出现;

(3)看远一些,天下大势合久必分,分久必合。天下二分之后会否再分?或二分之后又有什么契机或依什么逻辑,再向全球化回归?凡此,均充满了悬念,但有一点可以确定,未来的赢家必属于善于观势、敏于备势及长于导势者。

文章为互联网资源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发布者:科技仙宗,转转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fangxiaofeng.com/hot/2120.html

(1)
上一篇 2022年4月24日 上午2:09
下一篇 2022年4月24日 上午2:27

相关推荐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